室内健身器材

重磅|莫天成:融入美国社会,少数族裔为什么是“爬楼

发布日期:2021-05-26 21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(货色问)重磅|莫天成:融入美国社会,少数族裔为什么是“爬楼梯”?

  中新社北京5月19日电 题:莫天成:融入美国社会,少数族裔为什么是“爬楼梯”?

  中新社记者 罗海兵

  寰球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以来,美国“白人至上”的种族主义权势复燃,使得在美亚裔遭遇新一轮的种族歧视。回溯历史,从爱尔兰移民、苏格兰移民到欧洲移民、亚洲移民……少数族裔在美均遭受过不等同历史,但仍期冀通过本身的尽力和斗争,爬山过坎融入美国社会。美国前财政部总审计长、小布什政府劳工部首席财务官莫天成近日接收中新社“货色问”独家专访,联合其移民美国后从餐馆服务生到进入政坛的阅历与观察,分享其思考:融入美国社会,少数族裔应如何?

莫天成。本人供图

  中新社记者:您幼年时移民美国,一边打工一边读书,最后通过个人努力,进入美国主流社会。结合您的经历,您如何看待在美华裔等少数族裔通过自身奋斗和成长,努力融入美国社会,并为美国社会带来踊跃影响?

  莫天成:这个问题非常好,它不是平面的,应从三个不同方面破体回答。

  第一是美国对待新移民的一惯态度,第二个是种族问题,第三是移民抵美后的行动和生涯方式是否融入主流社会。这三方面奇特构成一个破体的答案。

  首先,美国开国至今,对新来的移民一惯看不起,且对他们尤其不好。这是一个文明问题,建国之初先到的英国人就看不起爱尔兰移民跟苏格兰移民,认为他们是亚等人。后来爱尔兰移民“爬上楼梯”,跟英国人融汇在一起而被接受。德国移民也受歧视,后来鄙弃意大利人,再后来是犹太人……所以如果将融入美国社会比作一个楼梯的话,每个种族移民到美国之后,努力向上爬,而在上面的人踩下面的人,这是美国的“风尚习惯”。大批亚洲人移民美国是在1965年《移民修正法案》出台之后,此前亚洲人移民美国很艰难。所以今天最新来美的亚洲人,处于楼梯最低层的一个台阶,咱们要从宏观上看到上述情况,这是美国对新移民的基础态度。

  第二,是美国人对有色人种和非有色人种的看法。如果你是苏格兰人、爱尔兰人,或是意大利人、法国人、犹太人,以前全部受过歧视,但他们都是白种人。比如一个人原本名叫McKinsey,他又编了一个英国名字叫Smith,跟英国人穿同样的衣服,到社会上人们就不晓得他从哪里来,他就可能躲在美国人的圈子里。问题在于黄种人不论第四代、第五代,依然是黄皮肤,仍然不一样,这是一个种族问题。那些爬上去的白人,不单是看不起后来的白人,更看不起有色人种。欧洲人对肤色存在偏见,认为皮肤白的比较高贵,皮肤颜色深的就是在比较低层干苦工的。所以当初的亚裔,首先是新来的移民,其次皮肤有颜色。

  第三,以前欧洲过来的移民,包括犹太人,虽受歧视仍同属欧洲文化,他们语言、宗教不一样,但饮食、举动和人际关系等都在彼此的文化中有体现。千百年来,欧洲战役和彼此移民,让彼此已经足够了解。他们进入主流社会相比容易,主流社会对其也较宽容。但中国人移民到美国则不一样,不单皮肤、语言不一样,生活、风俗习惯也很不同。比喻欧洲的饭店,不管是意大利餐、法国餐,从外面看不出差别,要看菜单才知道它是什么菜。但是到了唐人街,典型的中国餐馆门口挂着烧鸭、烧鸡、猪肉,很多地方喜好把活鱼放在鱼缸里,捞出来就拿去煮,洋人很不习惯,外加语言和卫生标准不同。沿着历史背景看,美国在亚洲建殖民地,对当地的华人、日自己、韩国人,都很看不起。所以亚裔到美务工,会面临很重大的阶层问题。今天的亚裔承受的压力,就是所有这些问题累积叠加在一起。

  但如果研讨美国历史你会发现,每一个种族都能够爬到楼梯的顶端去。我信赖有一天美国会有华裔入选总统或副总统,只是时间问题。但我欲望亚裔,包括华人爬上去后,不学那些欧洲人歧视新移民的坏习惯,而应感谢他们。

  说美国容纳,并非我一下飞机你就要来抱着我。美国文化诚然包容,但你要先付出代价。下飞机前先被打得血淋淋,然而你不走,而且缓缓干好了,最后你还是会上去,并且变成他们一员。很多新移民不理解这个过程。我不认为这是对的,但这就是美国的进程。

资料图:美国纽约市民在唐人街一家老餐厅用餐。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资料图:美国纽约市民在唐人街一家老餐厅用餐。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

  中新社记者:您曾为政府财政部总审计长,既了解主流社会,也了解美国的基层民众。您认为当前的歧视华侨感情代表了美国哪部分阶层的声音?是主流社会,仍是个别民众?

  莫天成:我个人看法,现在的美国面临两个很大的拐点,然而这两个转弯的方向往哪儿走,还需观察。

  第一,再过10年到15年白人可能变成美国的少数民族,很多白人害怕、恼怒。我虽然不同意,但很了解他们的主意,因为这个国家由他们的祖辈艰苦创建。当年在开发西部时,他们的祖辈被“红番”(美国印第安人)杀逝世、饿死、病去世……经历了这些才把这个国家建设起来。

  新来的移民,既没有这种教训也没有办法懂得,外加很多新来的移民很富有,过着暴发户、土豪的生活。很多白人看不惯甚至很愤怒,为什么我们祖辈打下来的江山,被这些人拿去了?再加上黑人终日抗议,觉得白人亏欠他们,白人却认为这100年前的事件还要还债吗?所以美国社会见临异样复杂的种族问题,不易解决。

  第二个拐点来自于刚开端的第四次工业革命。第一次工业革命,英国发明了蒸汽机变成世界强国;第二次产业革命是电的发明和应用,英美独特引领成为龙头;第三次工业革命是电脑、互联网,美国做到老大。第四次工业革命谁做龙头现在还没有定论,现在是中美竞争。中国现在优势较大,由于中国的5G、AI等走在美国前面。假如中国成功,中国就会变成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领导者。美国人现在忽然醒过来,就很害怕。

莫天成(中)与老布什(右) 等合影。 受访者供图

  中新社记者:您是很晚才到访中国,待了三周时光,改变了你对中国的印象。对美公民众而言,是否缺乏对中国跟中国人的了解?

  莫天成:美国社会无比开放、自由,法律条文写得很清楚,每个人在网上都看得见,只有你依法做事,不人可能制止你,包括美国总统。

  作为华裔会计师,我在美国公司做到很高职位,但不会停止,我还去会计师协会做义工,替他们服务,后来被选为全国会计师协会会长时,白人所有成员同意我是他们中最棒的,接受我做他们的领导。这需要一个过程,我捐躯了很多自己的时间,晚上没有时间去卡拉OK,或者打麻将,而是全部用来工作,给我自己投资。很多中国人不愿意做这种投资,就没有收获。

  再举一例。我的孙子在华盛顿一所高级的英国国教中学读书,很多参议院、众议院议员,甚至副总统的小孩都在那里读书。这所学校不教中文,我的孙子大略是被录入的第二批华人,此后再不招收华人。后来我女儿去学校做义工,作为多元文化教诲活动的一部分,该校组织学生去中国大使馆参加中国新年运动。为了帮助美国人更好地了解中国文化,中国大使馆批准了此次行程。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件,因为每一个小孩影响7个人,他的父母,他两边的祖父祖母,还有他自己,那些都是美国最有“权利”的人。小孩回去跟他的父母讲述中国,成果很好,后来学校还同中国大使馆组织了一个访问团,带着他们的父母去中国走了一大圈,回来后这所学校百年历史上第一次开了中文班。

  在民间交往上,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在这方面仍有欠缺。不仅中国大陆,良多亚洲来的新移民做事都比拟在意“好处”。但两个国家的关联,就从这些小处所开始。

资料图:美国首都华盛顿潮汐湖畔。 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材料图:美国首都华盛顿潮汐湖畔。 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

  中新社记者:你曾经从事咨询工作,既援助美国公司开拓亚洲市场,也帮助亚洲公司进入美国市场,让双方从跨国贸易中受益。您认为,经济的寰球化应该如何促进?中美又该表演怎么的角色?

  莫天成:与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,是不可能离开中国的,但中国政府和老百姓要多多思考怎么做工作,对美国在中国做生意的公司多点意识、多点了解、多做关系,他们是中国在美国最好的声音,而且是非常重要的声音。

  经济全球化是无奈阻挡的,美国现在要改变它已经不可能。以前英国纺织业做到最好时,曾出台法律辅助垄断全球纺织业,成果还是一度被印度击败。欧洲人在美国开发殖民地时利用的来福枪,不许给本地的“红番”(美国印第安人),谁给了谁就要被枪毙,结果仍能被“红番”拿到。

  美国要针对华为采取措施,我想是不可能胜利的。因为经济全球化这条路,全世界迟早都会走,只是有些先走,有些后走,有些被拉进去,但都只是时间问题。

资料图:当地时间2月27日,数百人在美国旧金山湾区圣马特奥市参加反对歧视亚裔的集会。近期,旧金山湾区发生多起针对亚裔老人的仇恨袭击。集会的发起者,当地13岁华裔初中生苏凯盈表示,希望各族裔民众团结起来,反对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。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资料图:当地时间2月27日,数百人在美国旧金山湾区圣马特奥市加入反对轻视亚裔的聚会。近期,旧金山湾区发生多起针对亚裔老人的仇恨袭击。聚首的动员者,当地13岁华侨初中生苏凯盈表示,渴望各族裔大众团结起来,反对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。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

  中新社记者:当前局面下,应如何消除美国民众对华裔的非理性情感?如何改变在美华裔被歧视的现状?您如何看待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?

  莫天成:举两个例子。美国有两种人人数不久,但他的政治力气十分富强。一群是黑人,一群是犹太人。

  在美华裔跟美国黑人来往很少,这很可惜。美国国会黑人力量异常大,他们对中国和中国文化非常尊重,也很好奇。

  犹太人在美国的势力更大。中国是全世界少有的从未歧视过犹太人的国家,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中国人还曾赞助、保护过犹太人,这类故事无人宣传,没有拍成电影,也没有人去跟美国犹太人讲,犹太人都不知道。犹太人很念旧,有些人救过他们,至今他们依然感激。

  黑人很重要,犹太人很重要,咱们的下一代??土生土长的美国华裔更主要。比方以色列在美国最大的气力,就是他们土生土长的犹太人,而不是移民过来的犹太人,他们的讲话力量都不一样。华裔在这些方面仍有许多工作可做。

  当然,与我第一次去中国比较,当初真是不堪假想。但我以为中美前景会变好,不要太担心。中美关系历史上发展过来就是一个波涛接着一个波澜,这个也总会从前。

  中新社记者:根据您的经历和领会,美国社会与中国社会真的存在“文化的抵牾”吗?两国各自的历史传统、文化风气、制度体系有没有共同之处?

  莫天成:中国有多少千年的残酷文化,有孔夫子,有多少千年的文化基本。但美国跟中国不一样,美国的文化仿佛一个大饼,常常有新的东西加进去,每15年这个饼就变得不一样。人们说到美国文化,我经常问是哪一个年代?如果是100年前的美国文化,全体是白人。50年前的美国文化开始有些色彩。现在的美国文化,不单是多种颜色,还包含同性等。所以美国文化始终不停地演变,并非固定。依据美国商务部研究发表的报告估算,再过15年美国白人可能变成少数民族,这个是很大的改变。美国事个移民国度,不停有新人到来,把颜色改变了,把市场改变了,把美国的文化也改变了。

  中美文化差异永远存在,难以转变。美国没有权力恳求中国改变本人的文化,中国也不权利请求美国用中国的文明做基础。双方一定要站在对方的立场上,懂得彼此的想法,不能把各自的主张强加于对方。

  文化的抵触固然存在,并非没有共同点。当前中美在应答景象变革、反恐、人口老龄化等方面均有共同之处。现在两国引导人都无比理智,他们尽量把时间花在共同点上,配合互信,不在不能解决的问题上浪费时间。(完)

【编辑:刘湃】